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7

   -这或许是我见过的最耀眼美丽的东西,我可是见过很多新奇的东西。
          —— Iridessa《奇妙仙子》

 
 
 
 
 
 
 
   基里连科醒来的时候雨还在下,客厅的椅子上搭着普京还在滴着水的背包,洗浴间的灯还亮着。
  基里连科拿起普京的背包,把里面被水泡得发软的纸张拿出来一张张铺在饭桌上,眼睛刻意地避开了上面的印刷黑字,然后把背包的里衬翻出来晾上。
  基里连科脚跟打转,在饭厅里转了个圈,转着转着转到了洗浴间门前,雾气带着沐浴露的香气从门缝中溜出来。基里连科侧头靠在门边,似乎是被什么拦腰截住了离去的脚步。
  靠在门板边继续理清自己刚起床乱成一团的思绪,突然想起来莫名出现在那团衣服上面的两本书。
  快步走到沙发上拿起来顺便把自己也陷进柔软的沙发,把那本悬疑小说拿在手上翻翻,作者是自己所不熟悉的人。基里连科揉揉眉间,这本书之前被自己半梦半醒间当成杂志社的赠品,看来应该是被少年买小说顺带着把杂志捎了回来。
  把自己家的杂志拿起来,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己的文章,看了两行便看不下去。
  基里连科也和大多数写手一样,刚写完从头看下来觉得这篇文真的酷毙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
  我满脑子都装了些什么写个彼得潘的影评还要拖稿。
  基里连科出于对自己作品的羞耻把杂志甩进了自己房间。
  再出来时普京已经擦着头发在饭桌上细细检查着自己的资料,看到基里连科后弯了弯眼睛,转过身把自己洗澡前放在微波炉里的牛奶拿出来,向着厨房里歪了歪头询问基里连科是否要吃点东西。
  基里连科小幅度地摇摇头,坐到饭厅桌子旁,看了看桌面上的资料,问道,“我可以看吗?”普京小心翼翼地捧着热牛奶坐到基里连科的对面,耸耸肩示意基里连科随意。
  湿了的纸张贴在桌面上贴实了,基里连科费力的歪头看着纸上的内容。
  水写笔写的黑色字迹糊得不成样子,渲染到了印刷字体,勉勉强强地辨认出了“治疗疗程”四个字,却刺得基里连科移开了目光。他只是想从学习资料中得知普京所修读的科系,从来都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去窥探少年的生活。余下的纸张基里连科失了兴趣再看,抬眼把视线转向刘海尖还在滴水,小口小口啜饮着热牛奶的普京。
  “明天没课对吧。”
  普京动作顿了顿,抬起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基里连科,等着基里连科下面的话语,“留在家里一起看电影吧。”基里连科说,他在某一天打开电视发现收藏夹里面多了几部电影和电视剧,凭借自己的想象力就能看到少年打开机顶盒发现自己想看的东西全都要付费,扁扁嘴把他们都收到了收藏夹,闷笑着拿起手机给自己家的机顶盒帐号充了一个会员。
  普京点点头,低头继续喝自己的牛奶,基里连科推开椅子起身,盯着抓住普京发梢摇摇欲坠的水珠,伸手捻了一把少年的刘海,转身回房。基里连科回房在自己的笔记本前坐下,看了看自己被水沾湿而发亮的指尖,打开自己的个人主页,自己在五点时发布的动态已经有了为数不少的评论。基里连科鲜少发这些鸡汤性鲜明的语句,许多粉丝都认为基里连科都是有感而发,也有路人因为彼得潘的影评循路找来。基里连科用擦干水迹的手撑在鼻子下方,浏览着自己动态下方的各路评论,挑起一边眉头。
  啧,用了我的洗发水。
 
 
 
 
  翌日,
  普京接住基里连科丢过来遥控器,下意识地就按键去收藏夹,当他发现自己收起来的电影都能看了的时候,眼睛蹭地就亮了起来。基里连科看着闪闪发亮的祖母绿瞳子,也大了胆子往普京脸上甩了一个抱枕,普京想回击却在看到基里连科脸上的黑框眼镜后作罢。
  电影节奏紧凑,剧情烧脑,情节跌宕起伏,基里连科和普京都入了迷。电影落下帷幕,两人都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普京抱着抱枕扭头看向靠在沙发边上的基里连科,一口大白牙闪得发亮,后者只是弯了弯唇慵懒地在沙发上蹭了蹭脑袋。
  普京才站起身把地毯边的两个易拉罐收拾起来,门口处却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普京刷地一下看向沙发上假寐的基里连科,冻结在了原地。
  “大文豪你这次的影评牛逼啦现在大家都认为咱们杂志社是一个善于发现经典的走心杂志社!!”
  吵嚷的话语率先冲进屋子里来,基里连科不悦地睁开眼睛。
  忘了列宁格勒这个挨千刀的编辑随时都有可能送新一期的杂志过来。
  列宁格勒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视线停在了站在客厅中央的普京,硬生生把接下来要喊出口的语句憋回去,快速地把一路跑来弄乱的衣领整理好,迅速切换成一副文青模样,
  “你好,我是基鲁…”当列宁格勒快要把一整个名字吐出来时被基里连科收拾塑料袋的噪声打断,列宁格勒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眼色,迅速地改口,“基里连科的朋友。”普京则是微笑地点点头把易拉罐扔墙角处的垃圾桶,拿起饭桌上的本子,
  【我要上夜班,今天非常开心】后对两人微微鞠躬便回房换衣。
  列宁格勒也陪上笑脸目送普京进房,后便一副长舌妇的模样凑到依旧在地毯上的基里连科旁边蹲下,“这该不会是奇妙仙子吧…”,基里连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把在手机揉成一团的零食塑料袋塞到列宁格勒手里,就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列宁格勒被逼到门口跟基里连科讨价还价要他开车送自己回家时,恰好普京从房间里出来,被列宁格勒自来熟地勾着脖子说要一起走,让基里连科好好歇着。基里连科一把抄起抽屉里的车钥匙把两个人一同推出了家门。
  普京对于基里连科拎着自己衣领把自己塞进前座的动作一笑置之,列宁格勒则满脸不情愿地委屈在后座。
  普京下车之后笑着对基里连科说再见示意他一路小心,列宁格勒换到前座从挎包里拿出最新一期的杂志给基里连科炫耀,“哥哥我凭一己之力为你的影评争取到了专属封面,你怎么应该叫我一声爸爸吧。”基里连科的视线追随着普京一步步走进打工的饭店,一个一样是棕色发色的少年跳上来就勾住了普京的脖子。
  列宁格勒撇了一眼一言不发的粉发男人,移眼去了排版在最后的作者寄语,
 
 
 
   Miss bell很美,要是眼睛是绿色就更好看了。
 
 
 
  以彼得潘为主角的电影,影评有大半部分在说把金粉洒在人身上就能飞翔的奇妙仙子Miss bell,列宁格勒不懂,基里连科给他发放在篇末的作者寄语他更是懵逼。
  只是列宁格勒现在觉得Miss bell的眼睛更应该是绿色。
   -TBC
爱吃醋的蓝眼睛Miss bell变成了不爱说话的绿眼睛Mr. bell∑
心机基里连科和偷走剧本的列宁格勒——!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