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13

-喜欢上一个人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她身上的气息扑面袭来,你就缴械投降,自此以后信誓旦旦非她不娶。

 

 

 

 

 

两个人一下午窝在书店一口气看了好几本书,临走时基里连科把自己的名人自传付款顺带捎上了普京的刑侦小说。两人傍晚时走出书店,一起在周边吃了好吃的晚饭,在饭后喝黑咖啡的基里连科又顺便给普京点上果汁。

普京觉得基里连科今天的心情格外好,开车回家时路灯把基里连科眼睛照得晶亮,喜悦反射展露无疑。时不时偷瞄时对上视线自己的嘴角便也炸裂天际。

回到家两人把自己的书分好就各回各房了,基里连科照例回房打开电脑敲敲打打。普京则是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靠在床头拿出学校新发的那沓资料随意翻翻。普京翻看荧光笔划出来的重点,被压在下面露出了一角的彩色宣传单张吸引了注意力,把纸张抽出来姿势变换为平躺,惬意地阅读着内容。印着的是彼得潘中一个动画人物探出头来的动作,普京还以为是哪个动画大师的讲座,向下细看才是一个撰稿人的讲座。

基鲁列克,普京觉得这个名字耳熟,突然间想起来自己买回来却不翼而飞的文学杂志,掏出手机上学校网站去搜讲座的详细信息,甚至还想捞个志愿者什么的来当,莫名其妙地他就对这个名字跟房东相像的文人很感兴趣。

就是因为你的房顶吧,纸张上印着的MISS.Bell睁着金色的眼睛说道。

 

 

 

 

基里连科灵思泉涌,一个小时打了三千近四千字,连错字都不想挑就连篇发给了编辑,也就是列宁格勒。显示了邮件已接收的列宁格勒发来消息问。

列宁格勒:你两……该不是已经成了吧?

基里连科:没有。

列宁格勒:没救了,你就这么确定地把自己掰弯?

基里连科:我已经是斜的了。

【您的好友列宁格勒已下线】

基里连科是个双,他喜欢过女生也喜欢过男生,并且没有经过太大的思想斗争,酒相信了自己的性向,然后大大方方地在自己的所有社交账号上打上tag。他在后来参加杂志社举行的活动时解释过自己的性向,主持人问他就这么说出来,当事人难道不会介意吗?

“因为都没有成,他们都不知道。”基里连科语气波澜不惊,眼神无辜。

列宁格勒弧了基里连科十多分钟,基里连科又自己把文稿改了一遍,开始盘算着又要去普京房间把人揪出来一起再吃一顿夜宵,列宁格勒就又发来消息。

列宁格勒:你不是一直都不主动的吗?现在怎么突然激进的跟个情圣?

基里连科:我不知道。

基里连科固然是一个高傲的人,拼命得想要处在一个主导地位的人。他的情史里主动喜欢上的两个人都是在他的学生时代,那时候的基里连科学习中等,老师对他的性格抱有偏见,甚至连自己现在写作的职业在那时候都还没有产生兴趣。

他没有自己想象的强大,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苛刻。

强大的人一般都会变成两个样子,要么温柔至极,要么就冷酷坚硬如同顽石。

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基里连科的心境也越来越平和,开始会在晨练的路上蹲下抚摸皮毛上还带着露珠的猫儿。

每个人都会觉得青年时期的自己是最愚蠢的,基里连科也是,他有时候在深夜会想起如果那时他出手的话就会拥有持续好几年的初恋了。

或许是他写悲欢离合的散文太多了,看的生死离散的电影太多的。他开始喜欢迪士尼的动画电影,开始喜欢遵从自己的心。就像他在曾经的一次文稿中写过的一句话,

“喜欢上一个人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她身上的气息扑面袭来,你就缴械投降,你臣服于她,臣服于自己的心,自此以后信誓旦旦非她不娶。”

甚至不怕说与普京再也不能做朋友的老生常淡,他既能迎面而上,就能极端地老死不相往来。

基里连科暂时放弃了再去跟普京待在一起,在电脑里调出讲座的文稿阅读,在脑海里排场,Y大最出名的就是文学系,大大小小的作家过来开过讲座。基里连科还不知道普京学的专业,只是希望他在学校能因为无聊会过来听。

 

 

 

在另一边的普京也在给柯曼尼奇发信息,约他一起去听讲座,柯曼尼奇却在那边衡量着论文作业。

普京:我一篇都还没写。

柯曼尼奇:好吧一起去。

柯曼尼奇突然又想起了下午普京二话不说翘了专业课里最凶的一个教授的课,害的他坐在座位里握着手机不停地向门口张望时,被人点着名痛骂了一顿,随即义愤填膺打字质问,结果就没了下文,估摸着普京是又切换的视频软件去了,便撇撇嘴做自己的事去了。

在第二天普京匆匆忙忙的赶到教室时,柯曼尼奇凭借自己住在学校的地理优势早就已经手边一杯奶茶在悠闲地拿着刚从布告栏撕了一张的海报看。普京看见印着的金色女郎突然间想起什么,写字问道【你之前不也是有一本印着一样卡通的杂志?】柯曼尼奇点头,普京向他伸出手掌,示意他拿出来。柯曼尼奇一脸想不到地看着人,说:“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仍在宿舍都不知道被那群人堆去哪了。”

普京面对这个无法反驳的理由,也只能作罢,放下包坐下,不出所料老师在课程的末尾也给自己学校的讲座做了宣传,之前一直都在低头玩手机的柯曼尼奇抬起头对普京说:“刚在群里问过,要捞志愿者当就得去学生会。”学生会自古以来人民公敌,普京盘算下,就已经打算早点去随便捞个前排就算了。柯曼尼奇趴在桌子上看直着身子的普京,问:“那天那个粉色头发的男人是谁?”普京目不斜视,看都不看就在本子上写字,【房东】

“哎哟同居,还以为是男朋友。”柯曼尼奇继续低头去玩手机,被普京反手拍红了额头。下课之后,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地收拾东西离开,普京把手里的宣传单折成了纸飞机从阶梯式较高的座位往下扔,实现追随着它一路飞然后落到了讲台上,错过了抱着笔记本在门口路过去洽谈事宜的粉色头发男人。一旁的柯曼尼奇用手机去搜索基鲁列克的关键词,正翻着这个人的个人博客。

-TBC

我……手机坏了,但是手机坏了的同时家里新买的电脑也到了。

这都什么事啊xxxx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