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sohabitation12

 
 
  -阅读从来都是约会的好活动。
 
 
 
 
   柯曼尼奇在校道上跟认识的朋友打招呼,普京则低着头玩手机,一阵刺耳的车响声把普京的注意力拉回路况,抬头就看到基里连科的白色SUV。
  柯曼尼奇本想把普京拉去附近的一个大型商场随便选间餐厅,结果被普京反着硬生生拉去完全相反的方向,却还反着身子跟后面的人继续聊天。察觉到普京停了下来,不爽地快速转过身子要反手扣住普京拖到正确的方向上,结果膝盖磕到了车灯,疼的屈下了身子。再抬起眼来,刚好与把手支在方向盘的基里连科对上视线,后者则迅速地把悄悄扬起的唇角放下。
  刚刚绝对是在嘲笑我啊!
  基里连科揺下车窗,探出头来,“去吃饭?”看着普京的眼睛问道,丝毫不理会柯曼尼奇恐吓意味的眼刀。
  普京忙不迭地点头,把后座门拉开先把柯曼尼奇塞进去,自己却握着车门把停在了车侧。基里连科还把头探在车外看着普京,
  他在等,普京是选择跟着朋友坐进去,还是来到前座坐到他旁边。
  普京看着基里连科直勾勾地眼神突然开始心虚,视线不安地来回转移,却猛然被一股力拉进了后座。柯曼尼奇先被普京用力推进了后座,他还震惊于普京做决定的迅速。他跟普京自高中认识,小心翼翼的少年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习惯与自己商讨。如今虽说自己也能独当一面,也会不自觉地给自己投来询问的眼神。柯曼尼奇看向在基里连科固执地盯着普京双眸的视线,伸手抓住普京的领子把他给扯进车里来。
  基里连科看着这一过程,没在表情上表露出什么,只是默默等着后座门关好,然后发动车子。
  普京和柯曼尼奇在后座聊起宿舍住宿费用。普京写字问柯曼尼奇生活费够不够,
  “我没钱,但我还有两袖清风。”柯曼尼奇语气满满的中二。
  “富可敌国是本事,家徒四壁课未必是清高。”基里连科不咸不淡地插了句话,封住了柯曼尼奇还想继续说下去的嘴。
  柯曼尼奇则用手指搓了搓鼻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普京抬头看了看正透后视镜盯着自己的基里连科,眼底颇有些责备,基里连科则是挤了挤眼睛,像个耍赖的小孩子。
 
 
 
  基里连科把两人带去学院附近的一间私房菜,普京偷偷跟走在中间的柯曼尼奇换了位置,走在了基里连科身侧。基里连科很配合的伸出手揽住了普京的肩膀,又把自己换到了中间位,隔开了两位同学。柯曼尼奇察觉到动静往一旁看了一眼,隔着高大的男人看到普京睁着不解的绿眼睛往上瞪,揽在肩侧的大手安慰的上下摩挲。
  柯曼尼奇移开视线故意落后两人一步,看着前面一粉一金两个脑袋前进。他心底倒没有抵触和恶心,因为自己也在手机最深的一个收纳夹藏着blued。以及他也认为普京比起为女生打伞,可能有个戴着黑色腕表的人为他撑起外套更合适。
  普京属于付出型人格,却是需要被照顾的性格。
  基里连科也无意把饭局的气氛搞僵,把中间的位子让回给普京,自己安静地坐在一旁听着和看着柯曼尼奇和普京聊天,偶尔冒出来一句文绉绉的话语,也是偷偷的记下了好几点他并不知道的普京的小喜好。
  过了一会服务员上菜,三人都有食不言良好习惯,低头各吃各的。基里连科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低着头老喜欢往旁边看,看着普京用筷子挑挑拣拣却不送进嘴里,旁边的瓷盘子摆着不少被挑出来切碎的香菜,而普京还在碗里有耐心地一点一点拣着。基里连科看看自己的碗,伸手跟普京做了个交换。
  一旁的柯曼尼奇眼观鼻鼻观心,对瓷碗放下的脆响充耳不闻。
 
 
 
 
 
  两个大学生下午还有课,普京的书全装在书包里,柯曼尼奇还要回学校的宿舍拿。于是基里连科又驱车回到学院。
  普京赶在基里连科为他拉开前座门之前自己上前一步坐了进去。只留给基里连科为他关车门的机会,男人关车门利落地甩手表明了转好的心情。
  在学院柯曼尼奇跟普京打了个招呼,把书包甩到背上往宿舍方向走,仿佛预料到普京不会跟着他打发这两个小时的时间。
  基里连科看了眼柯曼尼奇远去的身影,回头见普京没有任何下车的动作,也不说话,等着他在座椅上想事情。普京却是在等基里连科重新发动车子,抬起头看见基里连科用手撑着方向盘盯着自己,从腿上的包翻出本子,
  【我们去书店吧】
  基里连科点头应允,普京从手机里翻出他一直想去的咖啡书馆的地址给基里连科看。
 
 
 
 
  基里连科的勺子在自己的黑咖啡里转了一圈,搅碎了自己的倒影,摆在面前的外国小说许久没翻开过下一页。
  普京还在书架里翻翻找找,想找到在最近新出的刑侦小说。捧着书回来的时候普京的热奶茶刚好送到。
  基里连科因为少年的小孩子口味闷笑一声。普京把自己的一本小说拖到自己跟前,听到笑声看了看在假装翻书的基里连科,壮着胆子用硬装封面的小说敲了敲基里连科的头,手刚想缩回来却被攥住。男人的大拇指暧昧地擦过手腕内侧。
  基里连科从少年选书的侧面看到头顶的发旋,快二十分钟也只是把手肘支到桌子上去撑着下巴。男人自觉没趣,重新把注意力放到面前晦涩难懂的英译中腔调的文字上。
  全神贯注地看书是一件酣畅淋漓地舒服事。
  只是如果接下来有要事要做请务必给自己定好一个闹钟。
  普京一口气翻完一本小说,再抬起头来自己下午的课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掏出手机打开锁屏时吓得倒吸一口冷死,拉起基里连科就要走。
  基里连科被拉起来,反手让少年先停住脚步,“你觉得是逃一节课稳还是站在阶梯教室的门前让老师怒斥?”普京停在原地想起了这节专业课的任课老师在上次指着一位因打篮球而吃饭的男生一顿怒骂时的情景,于是又退回基里连科对面的座位上默默坐下,翻开手头的第二本杂志。基里连科则给两人的热饮续了杯。
  普京抬头看了看对面小声对着服务生点单的男人。他其实不喜欢缺课,即使迟到了他也能记录下老师在一节课末尾所做的总结,再去自学。
  只是刚刚男人的脸上分明就写了两个字。
  陪我。
-TBC
是的我来了…隔了最久的一次更新了吧x
嗨呀开学真的特别忙特别累。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