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8

   -有人模仿我的洗发水。
 
 
 

 
 
 
  柯曼尼奇坐在更衣室的桌子上踢着腿,等着普京的夜宵换班,平息自己刚刚揪着普京抱怨接了半夜的夜宵加班不告诉自己让自己一个人搭车回家的怒气。即使普京示意不要等自己了,却又耍着小脾气硬要留下来等普京下班,这会又叫嚷着无聊。普京翻出本子问他要不要看杂志,将自己的包翻个篇却只找到了自己的小说。
  柯曼尼奇撇撇嘴,催着普京赶紧离开更衣室,在包里拿出自己买好的早已看过的杂志,不想后者突然激动地指着自己手里的杂志,似乎是柯曼尼奇偷了他的。
  柯曼尼奇作为普京好友马上会了意,跳下桌子来,把普京往门外推,“行了这我自己买的,我是谁啊连杂志都要偷你的。”普京则是作了个等我一下的简易手语就往大厅奔去。
  柯曼尼奇挥挥手,回头又跳到桌子上坐下,手指顺着书脊滑到书角,一下翻开做好记号的页码。
 
 
 
 
  《披上金粉的彼得潘》
 
 
 
 
  这时放在柯曼尼奇腿边的手机突然亮了屏,看完微信消息就盯着自己手机锁屏自己和普京的合照,又看了看印在页脚的Miss bell。
  嗯…这页排版挺好看的。
  书页在手指刷刷拂过又回到光滑的塑料封面,在彼得潘占大头的封面又一眼扫到了蓝眼睛金色头发的奇妙仙子。
  柯曼尼奇眨眨眼睛,将自己心中的异样感翻篇,从第一页开始阅读。
  普京叫醒戴着耳机的柯曼尼奇早就已经过了半夜零点,柯曼尼奇睁开眼,迷蒙着眼睛看着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去的栗色脑袋,无意识地开口,“你又该去染头发了。”
  普京本是不愿意染这么张扬的颜色,被柯曼尼奇拉着一起去染的金色,几个月过来褪色也褪得差不多了。
  普京却仅当哄小孩般点着头,把一罐可乐直直贴上柯曼尼奇的侧脸。柯曼尼奇被冰得一抖,反倒更清楚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扣住普京拿可乐的手腕,“找个时间去理发店。”
  普京也是疲了累了,随意答应下来就拉着柯曼尼奇走人,安慰好因为回到学校又要翻墙的柯曼尼奇,便跳上了回家的滴滴车。
  经过24小时的便利店,普京才想起自己已经没有没有洗发水用了,蹲在底下一排的洗发水前发现没有了自己用惯的牌子,脑子麻木没想太多就拿了自己眼熟的一瓶。
 
 
 
 
 
 
  打开家门发现刚好端着咖啡从厨房出来的基里连科,普京已经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迷蒙着眼睛向基里连科点点头打招呼,基里连科同样颔首,只是目光瞟过普京手里的透明塑料袋眼神突然变得暧昧。
  直到被莲蓬头倾斜而下的热水淋的回过了神,低下头按洗发水时顿住了手,在两瓶相同包装中凭借重量找出了属于自己的那瓶,揉搓着头发才为刚才基里连科忽闪忽闪的眼神找到理由。
  普京披着毛巾出来的时候基里连科还在翻着杂志,刚刚在浴室里自我纠结了一通的普京甚至觉得基里连科勾起嘴角戏谑地笑了一下,不顾还在滴着水的头发,就去包里翻本子和笔,
  【脑子迷糊了在便利店就买了眼熟的而且味道也很好闻】
  基里连科撑着头看着把本子捧着遮住口鼻只露出眼睛的普京,捕捉到少年偷偷移开了视线,撑着桌面站起了身,双手钳着普京的臂侧止住人后退的脚步,反而一下拉进了两人的距离,低头把脸埋进了人头上的白毛巾,头发淡淡的香味透过毛巾散发出来,头一歪枕到了少年的肩膀,
  “是挺好闻的。”粉色头发的男人隔着耳边毛巾轻声说道。
  摸索找到放在另一侧的杯子,塞到了少年垂在身侧的手。
  基里连科重新立起身子把自己的咖啡端起来,直接回房把客厅里的空间留给普京自己。
  普京像个僵尸般端着杯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在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把自己头上的毛巾一把扯下,仰头盖在了自己脸上,瞬间视线就只变成了耀眼的白。普京深吸了一口气,直起脖子任由毛巾掉在大腿上,把牙磕在杯沿把杯子压低啜了一口热饮,
  咂咂嘴,热巧克力。

 
 
 
  基里连科坐在电脑前,靠着靠背,单手拿着杯耳,手腕微微用力显出好看的线条,咖啡的热死熏得眼睛湿润。基里连科低头揉搓指尖,
  幸好,向下摸到手的时候不是握着拳头的。
  普京在书桌前磨蹭着像个没手的残疾人一样把自己的巧克力喝完,突然想起客厅里还灯火通明,脚一蹬移开椅子,手刚触到门把,就听到了门外开关打下的声音。普京像被门把烫到了般一下收了手,在胸口处握拳,张张合合不下十次,最终还是甩了手滚到了床上。
 
 
 
 
 
  普京在六点就睁开了眼睛,把本来定在八点的闹钟关了,把衣服换了,像做特务般把头探出了房门,重点关注了基里连科漆黑的房门,盯了五分钟毫无动静之后,飞快地跑进了卫生间刷牙洗脸,背上挎包就跑出了门,却也不忘记静悄悄地落锁。
  只是普京只记下了刚认识基里连科时睡到中午的鸟窝头男人,却忘了自己曾经在大清早被人在房门前袭击。
  基里连科从高大的冰箱旁走出来,水杯里波纹颤抖。
  端着水杯走到那排胡萝卜前面,把水一股脑横着浇了下去,心里估摸着普京已经走到车站了。
  整了整帽子下楼,跑着跳步去往公园跑,却在一个路口过了斑马路又往折返,经过公交站的时候把帽子压低,加速跑过。
 
 
 
 
  普京六点多钟冲出了家门,看着满街的老大爷老大姐懵了神,走了几步路给自己买了杯豆浆,跟着一群穿着太极服的老大爷们往公园走,在空地中央找了间木椅坐下,板鞋鞋底在石板路上交替打着节奏,思绪被大爷们一招白鹤亮翅送到了天边,在看到白衣白裤的运动装时才提起精神来看一眼,随后又无精打采地低头打盹,连手机锁屏上显示的微信推送都没看见。
  -TBC
前几天跑澳门去了XD
普京你是不怕基里连科在你毛巾上流口水吗这么捂脸上∑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