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6

     -幸福就是窗外事不关己的瓢泼大雨。
 
 
 
 
 
  基里连科过的生活,就是熬夜到两三点,起床在六七点,晨练在八九点,午觉在三四点,无固定饭点。
  总的来说就是一边养生一边自杀。
  自从普京搬来当房客后,就多了在八九点顺道买早餐,然后普京吃早餐他在一旁打稿子,靠在门框看着普京下楼梯,最后再在阳台望上一眼。晚上十一二点再一起吃一碗宵夜然后回房间继续看电影打稿子。
  一边温馨一边自杀又一边养生。
  习惯是用来习惯的,嘴也是被习惯养刁的,基里连科在打开厨柜时看见一桶桶的方便面时,再也不想伸手去拿了。
  于是他在早上拦住了普京,“不如把午饭也给我做了吧。”普京示意自己赶时间急着要出门,被基里连科捏紧了手肘,“大学也不是每天都有课,你出去一天这是要干什么?”普京低下头,藏在刘海下的表情晦暗不清。基里连科盯着他的发旋,放下了捉住人手臂的手,安慰地在人的后颈捏了一下,
  “我嘴快了,对不起。”普京摇摇头,侧身走过基里连科,往厨房走去。基里连科则是拾起被普京随手丢在饭桌上的本子和笔,跟到了厨房前,也不走进去,仿佛是厨房前的瓷砖画出了界线。
  普京从冰箱拿出从超市买的最后一点胡萝卜,背过身在砧板上沉默地卖弄拙劣的刀法,然后随着刀尖与砧板接触的脆响让缠绕的思绪飘荡。
  普京其实想的不多,他也想待在家里,但是待在家里他又会想的很多,
  他想用客厅的大电视看夏洛克,他想借用摆在鞋柜里的工具箱做机械小玩意,他想借大窗台也来种一排多肉植物。
  他也想接近基里连科。
  少年内心独有的细腻和敏感,他觉得基里连科给自己的感觉很熟悉。无论是当时看房慵懒地靠在墙上粉色头发男人放在身侧不安揉搓着的指尖,还是吃早餐被自己盯着时按下多次的后退删除键。
  基里连科失了礼貌突然询问的时候,普京并没有反感,只是庆幸自己不能说话,这样他在落笔于纸上的时候总能深思熟虑,也能让所有尴尬的沉默都变成理所当然。
  刀尖触到了胡萝卜头部的叶子,普京也随即回过神来,把放在洗手池里解冻的肉切了,放进锅里一起炒,顺便把电饭锅按下了启动键,然后转过身问基里连科要拿手机的本子。
  在普京低头写字的时候,基里连科低声了说了句谢谢,普京闻言一顿,把原本快写好的语句划掉,重新落笔,
  【那就笑一下】
  基里连科皱起的眉头表明了男人此时的疑惑,普京又低头写道,
  【我搬进来几天了,没有看见你笑过】
  基里连科微微弯下腰,与普京视线持平,然后眼角荡起笑纹。
  直起腰后装作看不到人的愣神,进去厨房把炒好的菜肴用保鲜膜包了放进冰箱,身后的普京偷偷抚平了鬓角,盖住了通红的耳朵。
  基里连科一回头就被一张差点拍到自己鼻尖的白纸唬得又后退了一步,眯眼看清了那是普京的课表,普京手舞足蹈地示意自己在十点半的确有一节课,转身就拿着纸往鞋柜处走。基里连科却捏紧了纸张不撒手,
  “这个给我,今晚还你。”基里连科把课表藏到了身后,普京上前争夺无果后,看了看表发现自己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教授的口水雨很可怕。
  普京在迟到和被自己的房东掌握自己的作息中间,果断选择了后者。基里连科在阳台看到人的栗色脑袋在小区门口转弯后,回自己的房间开启打印机。
 
 
 
  今天学校附近的小书店好运气地挤满了人,普京在人群的掩护下,翻着一本又一本地侦探小说。普京在饭店的打工是在晚饭和宵夜时段,把一个下午的时间都浪费在了挤满了人的书店里。日薄西山,人渐渐少了起来,收银台的阿姨开始往自己的方向探头,普京合上自己手里翻了一半的小说,看了看背后的定价,掂量了一下价钱,往收银台走去,路过杂志家看到了彼得潘封面的文学杂志。如今的动漫产业风生水起,用这么久远的动画电影当封面,吸引了普京往前去拿了一本。杂志今期主推的是一篇关于彼得潘动画电影的影评,作者叫基鲁列克。
  普京心下诧异,像自己家房东这么偏的名字都能撞。
  就顺手拿着一起去结了帐。
  去打工前要先跟柯曼尼奇碰头吃好晚饭,普京走出书店时被街上的大风吹得一个趔趄,阴沉的天空一看就是大雨的前兆,现在有了住所的普京先是想到了阳台晒着的衣物,随即又想到了在家的基里连科,刚打算安心地往约定好的小吃店走去,脑海却浮现出住进来第一天男人从中午睡到了晚上的时候。普京放心不下,决定还是搭车回家看看,即使一来一回可能需要花上四十分钟。
  普京搭车回到家楼下,才想起掏出手机给柯曼尼奇发了个短信。打开门迎接普京的依旧是个沉默的客厅,普京摸不准基里连科在不在家,有了前车之鉴也不敢贸然地接近基里连科的房门。
  只是飞快地把阳台上的衣服全收了,把放在窗台的胡萝卜收近些,关上了大窗,又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基里连科没出门,躲在房间里拉上窗帘把房间搞的漆黑睡午觉。不知道过了多久,被窗外的闷雷和雨声吵醒,长时间的午觉把男人的头脑变的迷糊,过了一会才分辨出窗外急促地雨声,一把掀开被子冲出客厅窗台,暗下来的天色让一整个空间拢上了灰色,门窗紧闭。基里连科在窗台边的横桌找到了自己的胡萝卜苗,而窗户外的景物早已被洗刷地不甚清晰。基里连科,松了口气准备回房,瞄见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还有上面的杂志和小说,
  什么时候杂志社的赠品变成了直接送小说了?
  男人迷糊地想着,仰躺在床上,雷声穿过隔音的大窗后变得沉闷,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窗外的闪电照亮了窗帘上的图案。基里连科拿起手机开机,拇指在触屏键盘上飞快地动作,便又丢开一边,重新把脸埋进枕头。
 
 
 
 
 
 
  幸福就是窗外事不关己的瓢泼大雨。
                        -基里连科于18:23更新状态
 
 
 
 
  下次再叫醒他的就该是宵夜香了。
-TBC
拿哥哥的名字做笔名的no idea基里连科x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