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5

    - 准是在偷偷翻自己心上人的朋友圈。

 
 
 
 
    普京头上披着白毛巾小心翼翼地靠近基里连科的房门,想着叫男人早点起床,老是睡到中午这样可不是办法。
  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到房门听着里面的声响,
  “找我?”
  普京一惊,回头就想后退,不想后背就已经抵上了门板。微微弯腰看着他的男人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运动帽,把粉色的头发遮住,只露出几丝刘海。
  普京手忙脚乱地解释着自己并不是想要偷东西,却被基里连科扣住手腕,把自己的速写本和笔塞进了手心。
  在基里连科的注视下,普京开始低头写字,【…想叫你起床,睡太久不好】
  基里连科挑眉,侧了侧身,将被堵在房门的普京放出来,指了指餐桌上的打包盒,“吃早饭吧。”
  普京双手合十做了个感谢的动作,边往餐桌走边打量着基里连科,一身白色的运动衫,额头的刘海湿得分成了几绺。
  嗯…晨练回来的沉闷男人。
  普京坐下刚想在纸上写自己没有吃早餐的习惯,用笔戳出了几个黑点之后,放下了手头上的东西开始解塑料袋。
  毕竟习惯就是用来习惯的。
  基里连科则是把笔记本搬到饭桌上敲敲打打,又是一个星期,编辑的连环夺命call又在昨天晚上不间断地打了进来。
  于是现在基里连科又过起了拔电话卡断网出入随时锁门的堡垒式野人生活。
  普京低头吃着粥,从刘海的缝隙里偷偷打量着笔记本前带着眼镜的基里连科。男人专心致志的样子让他感觉很新奇。
  基里连科在连续敲错了五个字之后,伸手把普京的刘海拨到耳后,“你要去剪头发了。”他说,然后曲起指节敲了敲普京的额头,“你要迟到了。”
  普京看了一眼表,瞬间低下头以快要把脸埋进碗的架势暴风吸入。
  基里连科斜眼看了一下少年头顶的发旋,把手交叉放在嘴前作思考状,偷偷嗅了嗅指尖。
  
 
  普京完全顾不上烫得把粥吃完,冲进房间把包拿出来然后开始穿鞋。基里连科在笔记本后面冒出头来,问道:“要我送你吗?”普京摆手,拿起自己的手机晃了晃,示意自己真赶不上了叫车就好,然后冲出了门。基里连科不明所以,低头继续写自己的稿子。
  普京一路跑到公车站,看了看表,离上课还有40分钟的样子,拿出手机当镜子照,用手掌压下自己的刘海,发丝把眼睛刺激出了眼泪,干脆把刘海全都给撩成中分。
  普京靠在公车后座,将手机按了熄熄了按,看着黑屏倒映出的自己,手指无意识地抚着额头。
 
 
 
 
  普京来到大课室坐下,被人从旁一个飞扑磕到课桌上,背上人叽里呱啦地发着连珠炮,:“啊普京哥哥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今天的小测一定有复习的念在我们高中同窗三年之情请你在拿到试卷做完后马上大声地把答案告诉我!我一定会大声地给你回一句么么哒!”普京被吵得耳疼,挺起腰把人摔到旁边的椅子上,翻出纸笔写道,【柯曼尼奇先生,请你不要这么gay,还有我比你小五个月】被换作柯曼尼奇的人委屈巴巴地把脸贴在课桌上,“你都不来跟我住在一个宿舍,要是你肯来,我动用所有关系都能把我们俩个编在一起。”普京像是习惯了面前人的中二,直接把本子翻前几页,上面写着,【请停止你富二代的幻想】柯曼尼奇似乎还要说些什么,被老师拿着试卷的推门声掩盖。
  小测不难,普京可以说是悠闲地答完了题,在旁边的柯曼尼奇偷瞄自己答案时,更是仰起头假装看风景。
  课程在柯曼尼奇在旁边锲而不舍地引起话题中结束,柯曼尼奇勾着普京的脖子出了教室,“诶你打完工去哪呀?”柯曼尼奇问道。普京低头写字,柯曼尼奇勾着他躲避着人群,【去剪头发然后回家】,普京举本子。
  柯曼尼奇就开始毫无缘故地在大街上欢呼,“好耶,我要看你的新家!”普京脸皮薄的很,又是捂嘴又是套头的把柯曼尼奇拖进了打工的饭店。
  一整个晚上每当柯曼尼奇要大谈自己有钱之后的幻想时,普京都会指指他翻好页放在一旁的本子,让柯曼尼奇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乖乖闭嘴。普京端着手撕鸡上菜的时候,总会想着以柯曼尼奇活泼好动的劲头也一定这般肉质紧实幼滑爽口。
  当普京坐在理发店椅子上时,柯曼尼奇还在一旁为着要去普京家直嚷嚷。普京写道,【你这样就会失去回学校的末班车】柯曼尼奇在心里估量了一下爬墙的危险性,毅然地放弃了这次的计划。
  普京瞄了一眼没了气焰的小鸡崽,望向镜中的自己,看着自己的刘海被一层层地打薄,修短。突然想起在家里的男人也是这样短短刘海的发型,突然又有种冲动开口叫正在自己头上动剪子的小哥顺便再帮自己染个粉红色。
  普京按开自己的手机,翻出微信,点进了基里连科的朋友圈,
  然后看见了一堆的广告,还有帮签约杂志做的宣传。
  普京盯着屏幕愣了几秒后蓦地笑了出来,也是,他自己也无法想象基里连科在社交网站上po自己卖萌自拍的大头照。
  因为没有办法去普京家而垂头丧气低头刷着手机的柯曼尼奇督见普京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准是在偷偷翻自己心上人的朋友圈。
 
 
 
  普京和柯曼尼奇在公交站分开,普京望着被夜色覆盖着早已静谧下来的街道,心里却扑通乱跳,一次又一次地拿出手机查看自己的发型。
  因为剪出来的,真的有点像基里连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误打误撞地走进了基里连科去过的那间理发店。
  普京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只不过是撞了个发型,满大街的锅盖头发型也不见那些人尴尬,却忽略了自己的心跳——
  明明就是兴奋的鼓点。
 
 
 
  回到家普京看见基里连科还坐在客厅,在基里连科噼里啪啦地打字声中换鞋,若有若无地偷偷用双肩包遮住自己的发型要回自己的房间拿衣服洗澡。不想这时基里连科却在电脑后发话,“吃宵夜吗?”普京抱着包定在自己的房门口,犹豫而缓慢地摇了摇头。基里连科疲惫地揉了揉额角,道:“我想吃宵夜,冰箱下格有汤圆。”普京顿时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扔下包就往厨房走。基里连科也扔下自己还没打完的稿子跟着往厨房走,生怕普京不知道冰箱下格在哪。
  即使普京厨艺不精,至少还知道速冻汤圆是把他们扔进红糖水里煮开,将电磁炉设定好时间,回头来取本子写到,
  【时间到了就自己去舀到碗里,我去洗澡了】
  基里连科点点头,掐着普京进房间的空子开口,“新发型很好看。”,也掐着空子看到了普京通红的耳廓。
  基里连科弯了弯眸,坐回电脑前,对着因为待机变得漆黑的屏幕,比了比自己的刘海。
-TBC
禁不住了这天气也太热了x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