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4

-该不会出门打群架了吧。
 
 
 
 
 
 
   回到家走在前面的基里连科就一把扯下了领带,拿了衣服就要往浴室走。
  普京拿着速写本三作两步地跑到他前面,
  【今晚想吃些什么呢?】
  基里连科一甩把衣服毛巾甩到肩上,道“吃你喜欢的就好。”说要一把抓住普京的手肘,把他带到窗台前,指了指窗台上的一排绿苗,“胡萝卜,要用就拔,不用费钱去超市买了。”看到普京点点头,扔下人就钻进了卧室。
  普京又再次弯下腰贴近绿苗观察,我怎么知道这些小东西熟没熟,没熟难道就再种回去吗?
  歪头想想似乎冰箱还有胡萝卜剩,这些花盘里的小朋友以后再管。
  普京挠了挠头,往厨房走,才第二天,就已经不知道要煮什么了。
  家庭煮妇原来这么难做。
  实在是懒得查菜谱了,普京干脆自我发挥。
  反正只要有胡萝卜这个男人就会收货。
  基里连科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时候,普京正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悬疑杂志,听到声响抬起头来看着他,眸子闪闪发亮。
  基里连科愣了神,被发梢滴下的水珠溅了眼睛。
  普京抄起一旁的本子举起来,【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基里连科颔首作为应答,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进门就瞄见了自己手机的消息提示灯在闪烁,是自家的编辑大人邀请自己与目前签约杂志的高层在酒吧一聚。
  俗称“必要的社交”。
  基里连科烦躁地擦了一把头发,放弃了床头柜上的吹风机。
  普京已经在外面摆着碗筷了,基里连科嗅着饭香出去吃饭。
  基里连科吃着吃着突然开口,“买菜钱,我们平分吧。”
  对面正大口吃肉的普京慌忙嚼着嘴里的食物飞奔去客厅拿本子。
  基里连科则是放下碗扶额,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会给普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普京拿着本子又坐回基里连科对面,【我其实也就做两顿而已,明天我进学校了,可能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
  基里连科又捧起碗想了想,还是让人安安稳稳地把饭吃完,说道,“吃完饭再聊。”
  吃好喝好收拾好碗筷,普京拿着本子被基里连科揪到洗碗池旁,
  “所以说你明天学校就有课了是么?”基里连科带上塑胶手套。普京点头。
  “午晚饭都不回来吃了?”
  普京低头刷刷刷,【嗯,因为晚上还要打工,回来的时间已经能吃宵夜了】
  基里连科嗯了一声低头刷碗,普京接着在本子上写道,【所以菜钱不用还我啦!等我放假了再交伙食】配合着语句给了基里连科一个请答应我的眼神。
  基里连科则是无言地耸了下肩,协议就这么愉快地商定了。
 
 
 
 
 
 
 
  普京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又要出门的基里连科。
  黑卫衣黑帽子还有黑框眼镜。
  怎么看都像是出去压马路的。
  基里连科伸手拦住要往房间跑的普京,说:“出去一下,别锁内锁。”
  普京顺从的点头,站在原地跟基里连科挥手Say Goodbye,目送着基里连科穿鞋出门。
  想起明天的小测回头钻进了书堆,把画好的重点过了一遍,把椅子一转将自己摔到床上,掏出为了避免自己分心而特意塞到枕头下的手机,三除两下调出视频看悬疑电影。
  电影大概进行到中部,普京带来的电子钟发出了零点报时的滴滴声。普京暂停了电影,抬起头来侧头听听,客厅外面静悄悄的。
  普京拉开门探头看看,基里连科房间底下的门缝也没有任何光线透出来。一切都说明普京没有因为看电影而错过基里连科回家的开门声。
  虽然基里连科的装束摆明着是要去压马路,过了零点在回家再正常不过,普京心里却还是不可抑制地担心起来。电影明明已经进行到了最高潮的部分,祖母绿的眸子却在不安地乱转。
  该不会是出门打群架了吧,这头粉毛张扬的可以。
  普京往床里一翻身靠着墙坐起来,伸展双腿坐着,看着自己脚丫左右摆动发着呆,耳朵时刻注意着客厅大门的声响,偏头看见被衣服盖住露出半团的耳机线,一把抓过拿起手机就往大门跑,跑到一半又转身回房从床底掏出一个医药箱,跑到大门前抱着医药箱盘腿坐下,塞上耳机开始听歌。
  用歌播放的曲目数数着时间,估摸着已经接近一点了,普京眼皮早就已经开始打架了,之前有屁股底下瓷砖的凉意刺激着自己清醒,现在这块地方都被自己坐热了。普京把手机按亮解锁,发现自己手机没有任何基里连科的联系方式,打开微信盲目的搜索基里连科这个词,居然搜出来介绍一只名叫基里连科的兔子的公众号文章。
  知道自己看房时高中的几个死党嘱咐了自己不少关于房子的关注点,却忘了嘱咐自己要房东的联系方式。
  这个锅他们背。
  普京靠着墙迷迷糊糊地想着,在客厅昏黄的灯光,耳机流动的低沉的大提琴曲中,睡了过去。
 
 
 
  基里连科开门得时候,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见缩在前方的一团,怀里白色箱子上的红色十字架十分显眼。基里连科走到普京的前方,蹲下身来,打量着熟睡的少年。
  普京的耳机被自己蹭掉了一只,基里连科拿起来,塞到自己的耳朵里,并肩坐到普京身边,轻柔地从普京手里拿过医药箱,打开箱子,里面退烧药感冒药胃药纱布一应俱全。
  这个人到底以为我都是去干些什么…
  抬起眼望了望身边睡得已经要把脸埋进墙里的少年,把他因为低头而快要吃到嘴里的鬓角拨到耳后,看到人后脑蓬松的头发忍不住抚了一把。
  基里连科把医药箱丢到鞋柜上方,打量了一下普京的睡姿,直接把人扛了起来。基里连科也觉得抱着普京会更舒服。
  但是自从基里连科在大学毕业晚会上被逼玩大冒险,被基里连科公主抱的女生就被基里连科一不小心的摔到满是摆满啤酒罐的茶几,白色的裙子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茶色痕迹。不过自从这次之后基里连科就再也没跟这位女士见过面。
  所以基里连科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公主抱的正确姿势。
  把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发现普京的手机是指纹解锁,拿起人的手解了锁,帮人停掉音乐,又翻出备忘录,打上一排字之后放回床头柜,就出门要再洗一次澡。
 
 
 
 
 
  普京在电子钟的滴滴声迷迷糊糊地醒来,坐在床上盘起腿。
  我是谁?我在哪?我上一秒不是还在门口吗?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后的界面不是菜单而是备忘录,看完之后一骨碌下床去冲澡,手机扔在床上也不锁屏。
 
 
 
 
  1360----------
  手机号和微信号,有事联系。
  顺便,很久没拖地了。
                             -基里连科
-TBC
张嘴开开心心吃糖!!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