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3

    -因为他昨晚把跟肉一起炒好的胡萝卜全挑出来吃了
 
 
 
 
 
  第二天有事情要做,普京很准时的醒得很早。房门外面依旧是一片安静。
  客厅空无一人,只有饭桌上尚未擦净的菜渍提醒的普京两人在昨晚上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饭。
  消毒碗柜的电源还开着,普京去洗浴间的途中顺手把它关掉。
  粉色头发男人的房门依旧紧闭,似乎透过房门就可以听到男人沉睡时悠长的呼吸。
  打开窗户通风换气,普京趴在窗台上伸了一个的懒腰,眼睛到处瞟着,窗台上有一排花盆种着一排小绿苗。普京好奇的凑到盆栽前面仔细打量,然而毫无生活经验的青年大学生压根看不出来这都种了些什么,只是悠闲地感受着绿叶阳光的香气。
  闹钟响了第二次,快要趴在窗台睡过去的普京一个机灵直起腰来直奔洗浴间。
  清清爽爽地撩着刘海出来,回厨房淘米煮粥。
  普京做饭不好,却很会熬粥。熬出来的粥香软稠绵,就算是白粥,连盐都不加也能吃得停不下嘴来。
  普京其实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他是熬给基里连科的。
  饭菜放久了也对身体不好,熬好粥人刚起床了吃点粥也舒服。
  美名其曰对房东的示好。
  把资料一股脑装进背包里,穿好鞋子就要出门,打开冰箱想拿瓶冰牛奶。
  把牛奶放到料理台上,想了想又拿了个碟子给沉睡的男人切了一碟生萝卜。
  因为他昨晚把跟肉一起炒好的萝卜全挑出来吃了。
 
 
 
 
  天空上连续打了个闷雷,基里连科仰躺在床上睁开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将涣散的思维唤回来后,才看向床头的电子钟。
  十一点多,差不多十二点了。
  今天要去跟一间杂志谈合约的事。
  基里连科翻身起床,直接穿好出门的衣服在走出房间洗漱,打算直接出门去吃午饭。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抱着些许侥幸心理打算去厨房看看,一眼就看到了一碟生萝卜。
  基里连科居然没有两眼放光地冲过去叉起一块来往嘴里送,反而是跑回窗台去仔仔细细地将那一排花盘里的小绿苗数了好几遍。
  确认一株都没有少之后才慢慢踱步到厨房拉开冰箱,不出所料看到了一扎贴着超市标签的胡萝卜。
  基里连科自己种了萝卜,不是说不能吃,但是没有经过监护人同意就把他们拔起来切碎的话,那就很生气了。
  毕竟是当孩子来养。
  不过孩子养大了之后也不是用来吃掉的吧。
  端起碟子又看到亮着红灯的保温煲,打开盖子措不及防地被蒸汽扑了一脸,勉勉强强地辨认出白乎乎的的一团是粥而不是浆糊。
  稻米的香味让基里连科皱了皱鼻子,给自己舀了满满一碗,端回客厅。
  白粥就着胡萝卜就是一顿,不过吃的要比楼下油腻腻的快餐舒服多了。
  而普京此时正和自己的主治医生交谈着。普京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年逾五十的老医师了,脸上永远都挂着老爷爷般的和蔼笑容。普京一直都觉得他的样子像极了大头佛。
  大头佛医师正以一种舒适的姿势靠在椅子上,“怎么样最近?找到好房子?”还伸出手抚了抚摆在桌上的玉石。
  反而普京倒是正襟危坐地恭恭敬敬在速写本上写下回答,
  【嗯…找到了,是合租的,虽然离学校有点远但是是很舒适的地方】
   大头佛医师笑得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室友呢?”
  普京翻了页纸继续写道,【虽然还没有什么交流但是是很好的人】
  看完大头佛医师笑呵呵地拍了拍大肚子,“那就好那就好。”
  快一个下午的会诊,却基本在谈大大小小的日常,几乎到了最后医师才不咸不淡地提起,“那最近又尝试过发音吗?”
  坐在面前的少年却突然间心虚地移开视线,马上低下头写字,【有的】
  医师也只是笑,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把少年送出了办公室。
  普京压根就没有练习过发音,甚至连医师给他的治疗资料也没有怎么看过。
  普京不想开口说话。
  他不能说话,但是会经常在心里跟自己说话。他会问自己不如去吃个冰激凌,然后自己说好,会督促自己马上去洗澡,然后有在心里说不要不要我再看完这集的神探夏洛克。
  这样久了,普京甚至都要觉得自己可能要人格分裂。
  在普京独处的时候,他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像正常人,会千方百计地逗自己开心,会在等地铁时塞着耳机手指在腿侧打着拍子,会在书店翻看不同种类的逻辑推理和悬疑小说然后算着价格千挑万选选下一本欢天喜地地去付钱。
  只有在突然被人搭话的时候,低着头不知所措地绞着手指。
  加上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普京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开口说话。
  他喜欢自己沉默地消失在人群里的特长。
  至于现在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普京始终再逃避。
  大头佛医师早就看出了他的那点小心思,上了年纪的人对于年轻人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和照顾。
  他觉得普京只是被自己变本加厉地自我暗示蒙蔽了心,说不定他哪天为了能哄好一只金毛犬,脱口一声汪。
  他能等,再说他喜欢这个见面总是白衬衫牛仔裤的栗色头发少年。
 
 
 
 
  从诊所出来,普京直直地拐进诊所附近的书店,捧着书站得腿酸了,又想起自己钱也不多,加上给了定金和房租,只好悻悻地把书插回书架塞上耳机去搭地铁回家。
  经过家附近地超市,普京切了首歌,兜了进去,明天又要开始上学和小测,普京想买点肉犒劳自己,又顺便给拿了几包零食,拿着拿着,又差点拿了一车。挑拣出来一些,普京在心里哀嚎,
  要是我能改掉这些习惯,我早就是亿万富翁了。
  那现在也还没穷死,转眼间在心里又换了阵线安慰自己。
  提着一大包东西在楼梯口遇见了基里连科。
  基里连科没有穿居家的宽大T恤和长裤,穿上正装打上发胶,俨然一个成功人士的模样。
  普京跟着基里连科屁股后面上楼梯,盯着人透过布料显现出来流畅的肌肉线条懵了神,在快要把脸埋进人的西装时堪堪停住脚步。
  基里连科转过身握住人的肩膀,稳住少年的身形,视线落在了人耳垂上银色的耳钉,上下打量着少年。
  啧,还穿着跟个高中生一样。
-TBC
好久没上lof啦x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