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Silent cohabitation01

※自由撰稿人基里连科x失语大学生普京
※房东x房客同居设定
※想写在童年受到巨大刺激失去语言能力,从而把自己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的大学生和不苟言笑神情冷硬,只有笔下的文字慷慨激昂的男人互相温暖互相拥抱的故事。
※无雷点,三观正【似乎吧∑
※HE保证
※居家日常温馨,一些很小的事情带来的温暖,希望能够暖到你。
※努力不ooc,人设稳定性努力提高
※文笔修炼中,欢迎提出意见XD
  那么我们…开始吧?








——————————————————————————————
    -他突然间想起了今天起床时洒在脸上的阳光。
    -森林的味道。
 
 
 
 
  通了两天宵的终于交上稿的基里连科先生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八点被手机铃声吵醒。
  “基里连科先生!早上好!有位先生心仪您出租的房子,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能带我们看看呢?”电话那头是中介小哥自来熟的热情语气。
  一缕阳光从窗帘缝中溜进屋子,基里连科把身上的被子掀开,巨大的凉意迅速让他清醒。
  他咳嗽两声,将刚睡醒的鼻音以及被吵醒的怒气去除,平淡地回答到:“随时。”
  中介小哥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位先生的冷淡,兴冲冲地答应基里连科马上预定时间告诉他,便说了再见。
  基里连科看着手机屏幕暗下去照出自己的影子,才想起自己的确把自己正在住的房子放了出去找人合租。
  其实是找人为他打扫屋子顺便做饭。
  在基里连科陪请到家里来的家政阿姨聊了一下午天稿子一个字没写,走的时候还顺走了一扎垃圾袋,过了几天还妄想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基里连科之后,毅然辞退了这位热情的阿姨。
  于是他在一个星期后面对自己重新乱成狗窝的家,转身打开笔记本,开始搜索同城的中介网站。
  “安静,话少,会做家务”
  基里连科是第一次与人合租,似乎中介小哥也是第一次看见房东挑房客并且是像挑家政阿姨一样挑房客。
  基里连科趿着鞋,拖着脚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阳光带着树叶的味道通过窗前的大树扑在脸上。基里连科眯了眯眼睛,转身走出房间穿过客厅,打开另一间房间的门。
  他之前已经把这个房间收拾好了,米白色的书架,书桌和衣柜,带有森林系列图案的窗帘,还有窗口外侧也有棵大树。
  直接可以拎包入住的配置。
  这个男人虽然冷淡沉闷,至少品味还是不错的。
  或者说他几乎把自己的房间布置成全黑所以坏心眼的在这间客人房里要反着来。
  穿堂风吹起基里连科漂染成粉色的短发,他眯了眯眼,开始想象起了新房客的模样。
  短信提示音把基里连科游离的精神拉了回来,中介小哥效率极高的把时间定在了下午两点。
  意识到这样漫无目的的幻想是毫无意义的,基里连科撸了两把头发,开始去洗漱。
  简单的给自己冲了一桶泡面匆匆吃完,开始简单收拾一下客厅和自己。
  打开衣柜打算把身上废青般的居家服换下来,挑挑选选却怎么也拿不出一件衬衫。基里连科只好闭上眼睛随手抽去一件。
  显然,基里连科面对即将跟一个陌生人同吃同住的未来,很罕见的紧张了。
  午餐也是随随意意地解决了,基里连科穿戴整齐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等待着中介的电话。

  在基里连科无数次快要被电视里的狗血情节催眠睡在沙发上时,电话铃终于响起。
  “我在楼上,直接带人上来吧。”把怀里的抱枕放回沙发,走到大门处开好门等着。
  看着电梯数字一点一点的增大,基里连科咳嗽了几声。
  电梯“叮”一声地打开,中介小哥满面笑容地走出来向基里连科问好,身后跟着一个少年,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
  新房客。基里连科心下了然,简单对小哥颔首,便开始光明正大地打量面前的陌生面孔。
  身上穿着新的白衬衫,脚上的布鞋也是崭新的,显然是为了这次看房好好装扮了一番。人被基里连科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极不自在,垂下眉眼躲避着人的视线,却又忍不住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基里连科一头粉毛的脑袋,栗色的发随着动作扬起弧度。
  看到少年明显躲避着自己的视线,基里连科也不强求,向后退了一步留出空间,招呼道:“请进。”
  带着人简单地在客厅厨房这些公共区域看了一番,便来到了收拾好的客房前。基里连科前跨一步,打开房门,
  “这就是你的房间。”说完一句话就插着兜靠在墙上让人自己去参观。似乎是在沉色系的客厅看累了眼,看到一列米色系的衣柜少年眼前一亮,有些惊奇地回头看了基里连科一眼,不想跟房子的主人对上了视线。
  少年的眸子是碧绿色的,基里连科窥到了他眼中的惊奇和喜悦,他突然间想起了今天起床时洒在脸上的阳光。
  森林的味道。
  少年没想到他会正看着自己,惊了一下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看起来双方好像都满意的样子,那就坐下来签约吧。”中介小哥热情而有元气的声音切断了两人无言的交流。
  签约的过程不必过多赘述,中介小哥拿着签好甲方乙方的合约又兴冲冲地走了,留下两人二人世界。
  基里连科咳了一声,打破安静的氛围,“普京先生,”刚刚签字时瞄到了名字,“你随时可以住进来,要是需要帮忙搬行李,尽管开口。”
  要是认识基里连科的人听到这些话,可能会吓得打自己几个巴掌。基里连科只是不想把新的房客吓跑而已。
  普京紧张地把手指绞在一起,踮了两下脚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从包里掏出一个大本子,用签字笔在上面刷刷地写着,
  【我的行李其实就放在楼下,自己拿上来就好。】
  无法说话吗,基里连科心下诧异,不过随即很快释然。他也不想深究别人的私事。
  只不过感叹中介小哥对安静这个要求也是满分踩点。
  看见基里连科对自己点头,普京思考了一下,写道,
  【我没有办法说话,这样不会很麻烦吗?】
  基里连科摇头,“没关系。”他说,语调里不自觉带上了安抚的意味。
  基里连科偏头示意在最边上紧闭的房门,“那是我的房间,我基本都不太出门,有什么事情可以过来敲门。”
  普京愣了几秒才想起来,这还算是半个自我介绍,把本子翻过一页又匆匆写起来,
  【我在Y大上大学,平时也要打工,有时候回来会晚一点,可能会吵到你。】
  基里连科摇摇头作为回应,拿起桌上的水杯放到普京手里,“那我就先回房了。”说完便回房关上房门,重新扑进被窝。
  被突如其来的忙碌掩盖了通宵的疲惫,现在空闲下来,倦意就铺天盖地地涌来。基里连科用被子裹住自己,任由外面的普京自便。
  普京双手握着玻璃杯收紧,才把自己从之前的紧张中抽离出来。因不善言语而害怕入住学校的八人宿舍,又因个人经济原因只能选择合租。普京深呼吸了一口,比一个人相处之前比与七个人同时相处强,况且房东虽然冷淡,但也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恶意。祖母绿的眸子四处环顾,看到了基里连科先前压在合同副本上面的钥匙,拿起来收好,打开大门到楼下门卫取行李去了。
  睡梦中的基里连科迷迷糊糊地听到门外搬动行李的声响,迷蒙的眼睛里带上了些警惕,过了几秒后才发现自己的那间客房已经有人住进去了。
  普京把自己的东西分门别类摆放好,回过头看了看基里连科紧闭的房门。回忆起那个男人双手插袋靠在墙上看着他,粉色的头发在黑色系的家具中格外显眼,再往下就是那双于发色同色系的眸子,五指并拢放在太阳穴,俏皮地对着黑色的房门敬了个礼。
-TBC
听说一篇文能够发很多个地方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