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犀兕

理智而懦弱。

【基普】 Silent cohabitation02

-或许他只是想试试这个家里还有一个人在陪着他的安心感


  将所有东西处理好了也才已经下午四点。基里连科紧闭的房门也没有任何要打开的迹象。
  于是普京穿上鞋子下楼去闲逛。
  房子所处的地段算不上是闹市,但也并不太过僻静。超市,银行,餐厅各种的也是应有尽有。
  普京插着裤袋悠悠闲闲地拐进一间超市打算给自己再添置些生活用品。推着购物车在货架与货架中捡拾了一通,普京兜转到贩卖食物的冰冷货柜,手表上的指针指向了四点半。
  似乎抓紧时间赶回去还能勉强做上一顿饭。
  普京不是没有主意男人眼下的暗青和藏在厨房柜门后的一桶桶方便面。
  脚步一转,原本向着收银台的方向变成了冷冻柜。
  普京开始了像家庭煮妇一般愉快地挑挑拣拣。
  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回到家,黑色的房门自然紧闭,桌上的水杯也没有一点移动过的痕迹。
  应该是早就已经睡死过去了。
  把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冰箱,再从厨柜找出锅铲,普京看着那些崭新的厨具。
  这个厨房不是从来没开过火吧。
  普京大概熟悉了这个厨房的物品摆放,就开始了乒乒乓乓地做饭。
  其实他根本就不会,只不过觉得在新家的第一顿饭理应由自己来做。
  仅仅只是做完了洗菜和切块,普京就发现自己面对一料理台的原料已经无从下手了。普京撑着桌面似乎苦恼地想着什么,最终还是抽出裤袋里的手机。
  任何能在网上能找到答案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
  比如长时间熬夜应该吃些什么好。
  网页上事无巨细的一个个步骤都详细的列了出来。
  真的是简单到飞起,只不过1kg的盐到底要怎么量。
  普京一下子把网页滑到底,将主要的过程大概浏览了,锁上屏,决定还是放任天性。
  只要配料不违背常理,煮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比大酒店的东西少了1kg味精,多了1kg人情。
  基里连科被外面灶火的噼啪声吵醒了,窗帘外面明亮的日光变成了昏黄的路灯。基里连科把脸埋进枕头里蹭了几下,侧耳倾听起了房门外的声响。
  似乎是有人在做饭。
  深呼吸一口翻身起床,穿好拖鞋打开房门。走到厨房顿住,背着自己的大男生身上的白衬衫微微汗湿,透出里面一点点的肉色。
  基里连科搓搓鼻子,咳嗽了一声,问:“你在做饭?”普京略微有些惊慌地回着头看着基里连科,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自己的空白大本子。
  基里连科走上前去接过他手里的盘子,“我知道了,开饭吧。”普京点点头,端上剩余的饭菜跟上粉色头发乱成鸟窝的男人。
  基里连科没有看到普京用纸巾包着渗血的手指和藏在手机锁屏之下的烹饪教程。
  只有柴米油盐的香味偷偷钻进了他的鼻腔。
  食不言寝不语,普京不能说,基里连科不常说,两个人毫不言语地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只有细微的咀嚼声和电视里新闻联播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播音腔。
  两人的饭菜都吃的差不多,普京站起来开始收拾餐具。基里连科再一次接过了普京手里的盘子。
  “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基里连科歪歪头示意普京回自己的房间。
  看样子应该是从今天中午搬进来之后就一直在忙这间屋子里的事情。
  基里连科就着电视做背景音乐开始稀里哗啦地洗碗。普京关上房门,往桌面上的日历瞄了一眼,发现明天是复诊的日子,从摆在架子上一堆堆的纸张里抽出一张治疗资料,随意看了几眼,又丢到了床头柜上。
  在日历上有看到了有几个小测的提示,在一堆书中翻翻找找找到讲义,坐到书桌前开始复习。
  里面看书外面洗碗,两人一夜无话。
  整理东西加上做一顿饭看似并不会消耗能量,实际上真的很累。普京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没过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当普京腰酸背痛地醒过来时,电子钟的指数是凌晨一点,恍然想起自己还没洗澡。
  刷的一下站起来,拿好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直奔浴室。
  水蒸气争先恐后地从浴室门涌出来,普京的大白毛巾盖在头上,路过客厅看见主人房门缝里漏出来的灯光,神使鬼差地凑到房门前,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似乎是确定了房间里的人在干什么才安心一般,普京猫着腰刚打算转身往回走,一转身就撞到了电视机柜,房间里的打字声骤停。
  普京手忙脚乱地从客厅随便一本杂志上撕了张纸,写上些什么,从门缝递进去,然后转身就快速地跑回自己的房间。
  基里连科熬夜是成了习惯的,赶稿与不赶稿的区别,其实就是通宵和熬夜之间的区别。
  基里连科在不写稿的时候也会看看电影然后写写影评,写写日志或者随便写些不知所谓的脑洞文案。
  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没有让他忽略掉外面浴室的声音,只不过他不想不管。直到自己的门外传来声响,他才打算起身开门看看,然后一张纸条就在自己的脚边递了出来。
  【刚刚洗完碗看到还有光就过来看看,没有恶意!基里连科先生也要快点睡觉!】字迹潦草一看就是急急忙忙写下的。
  基里连科随手把纸条夹进了看了一半的呼啸山庄做书签,重新坐回了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虚敲几下,干脆保存好文档关掉电脑,躺在床上盖上被子,阖上眼睛等待意识慢慢模糊。
  基里连科很少没写完完整的一篇文章就上床睡觉,
  或许他只是想试试这个家里还有一个人在陪着他的安心感。
-TBC
因为有存稿好像一下子能更很多

评论(7)

热度(34)